您的位置::集发农业网 >> 最新文章

中国政府公开禽流感疫情比非典初期有大幅进步卵叶猫乳

时间:2019年10月14日

禽流感杀死了中国人

中国的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卫生部于11月16日通报,中国内地确定两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病例,同时加强了全国防控禽流感工作。

这是中国内地首次确诊人感染禽流感病例。

1997年5月香港的一名儿童死于流感继发的肺炎,分离到的病毒经鉴定为H5N1毒株,这是人类感染禽流感病毒的首次报道。

权威人士认为,两例确诊病例的发布使中国人感染禽流感的危险明显增加,也证明中国目前禽流感的防控形势相当严峻,它标志着中国的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中国正在把疫情由禽向人的传播作为防控重点。

据新华社报道,两名确诊患者为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九岁男孩贺某某和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24岁女农民周某某。贺某某已于11月12日痊愈出院,周某某于11月10日因呼吸衰竭,抢救无效死亡。

与此同时,卫生部专家组还推断贺某某12岁的姐姐贺某有可能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病例,但缺乏确切的实验室检测证据,按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不能判定为确诊病例。贺某的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与其弟相似,于10月17日就治无效死亡。

死亡悄然来到

贺某及其弟以及周某某,之前被称作“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他们在发病前都曾接触过病死禽。

11月7日,中国疾控中心的一位专家就对媒体表示,湖南贺某某的急性期血清和咽拭子标本样本正在卫生部某病毒所进行实验,实验结果出来了一部分,试验结果显示:H1、H3、H5病毒都呈现阳性,其他实验还在进行中。

引人注目的是,这与先前湖南省疾控中心的阴性检测结果相左。

11月9日,一位知情人士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了上述结果,他透露这是病毒所在6日得出的阶段性结论,但表示这并非最后结论。“最终的结果将在13日或更早一些时间确定,这是个很复杂的过程,必须慎重。”

专家表示,“一般来说,如果是死于禽流感,病程短,可能查不到抗体,但体内应该有一定量的病毒,是可以检测出来的。死于呼吸道感染,原因常常很复杂,有时很难确定主因。可疑阳性可能是指检测的数据居阴性和阳性之间。”

另一方面,从病毒种类来说,H1和H3亚型流感病毒是人群中比较常见的,同时又检出H5阳性不是一个好现象。假设检测的结果是准确可靠的话,那么专家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H5N1病毒和H1或H3病毒在同一个体感染同一细胞时发生基因交换,产生新的H5N1,这种病毒有可能在人群中流行。

据了解,对于10月17日死亡当天即被火化的贺某,医务人员只采集到了一份急性期血清,而且是在其发病的第六天,咽拭子标本没有拿到,患者死亡后,也没能采集到其肺组织标本。

《瞭望东方周刊》采访的专家和世界卫生组织有关负责人的意见都是:单凭其一份急性期血清的阴性检测结果,很难对该病例作出明确结论。

因此,事实上,到了现在,也无法找到夺走贺某生命的真凶,只能认为是“有可能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病例”。

消息是怎么透露出来的

SARS的教训表明,有关信息的传播速度和病毒传播速度呈反比。就是说,信息公开传播的渠道越不畅,病毒蔓延的速度就越快,肆虐的范围就越大。

《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曾表示:我们注意到,媒体派出记者前往疫区采访时,普遍感到相关官员并不配合。这种局面应当改变。

这位主编认为,湖南湘潭疫区女童贺某的死因无论是否确属禽流感,当属重大事件。卫生部通报世界卫生组织北京代表处并派人赴湘后,国内官方媒体才有了较为正式的报道。其实当地早已是沸沸扬扬,而多家媒体前往采访则困难重重,令人遗憾。地方政府和基层单位的某些做法显然与中央政府的姿态相距甚远。

实际上,早在10月24日,《农民日报》就对湖南疫情进行了简要的报道,然而,由于它的行业报性质造成受众有限,同时又未上网,使得知道这条消息的人不多。

敏感的香港媒体报道了后来被卫生部称作不排除禽流感病毒可能性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0月27日,香港媒体报道了贺某死亡的消息,并刊出贺家姐弟的照片。其后,路透社等海外媒体也纷纷跟进。

香港媒体的报道,令湘潭疫区局面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首席代表贝汉卫表示,他们是在10月27日早上才得知湖南女童的情况。他们随即致电中国卫生部,并希望获得病死女童的有关情况及材料。

其后卫生部应急办公室主任陈贤义证实,湖南省卫生厅正是在10月27日向卫生部报告贺家姐弟两起病例。

28日上午,香港等地的10余名记者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其中有记者进入贺某某的病房,并拍下照片。

就在香港记者蹲守湖南省儿童医院时,10月28日下午,卫生部应急办公室主任陈贤义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贺某之死。但卫生部将贺家姐弟病因定性为“不明原因肺炎”。

在香港媒体报道贺某之死后,疫区一个新变化是湘潭警方在外界通往疫区的第一个哨卡处挂起一个新制警示牌,其中一句话说“为了您的健康和安全,所有境外媒体的记者,一律不准入内”。警察开始盘问出租车上看上去像记者的乘客。

11月16日,卫生部向外界发布了中国首次确定人感染禽流感的消息。当时,新华社记者顾不上吃饭,一直守在电话机旁等待消息。19时50分,消息得到确认后五分钟,新华社即播发出第一条快讯,不到10分钟,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共同社和“中央社”纷纷转播来自中国的消息。

随后,中国媒体又抢在外国媒体之前,对农业部、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进行了专访,做出了详细的报道。

信息透明机制正在探索

不过,应该看到,比起2003年SARS初期视疫情为“机密”的状态,已有大幅进步。

一位驻北京的西方人士说,如果说中国“首次报告人感染病例”具有标志性意义,那么它更多的是体现了中国政府对禽流感疫情的公开、透明态度及认真采取的国际合作行动。

这位人士说,今年10月末卫生部和农业部否认出现人感染病例,很可能是当时的实验室检测技术原因,而非有意隐瞒。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办事处发言人罗伊·韦迪尔指出,此次中国内地确诊出人感染禽流感病例,世界卫生组织应中国卫生部之邀“提供了一定的技术咨询与支持”。世卫的一个专家组11月17日还结束了在湖南省的为期四天实地调查。

他称赞了中国政府除在政治、经济、社会和科技方面已采取一系列强有力防控行动外,还向有关国际机构和公众公开每一起禽流感疫情的做法,认为“经常和公开的信息交流是国际社会实时了解中国禽流感疫情的关键”。

目前,禽流感已造成全球至少1.5亿只禽类被扑杀,65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00亿美元,波及范围为历史最广。据世界银行预测,若禽流感大爆发,全球经济增长将因此放缓两个百分点,相当于损失8000亿美元。

外界舆论认为,拥有全球20%人口和20%饲养禽只的中国,是全球战胜高致病性禽流感的一个重要阵地。

迎接一场恶战

两年半以前,中国爆发

SARS风暴,温家宝亲临疫情一线,在北京、广州,那些危险的地方,总理给公众以信心。

两年半后,同样是这位总理,又赶赴辽宁,那里是中国又一个禽流感爆发地,辽宁阜新、锦州的两个村庄的1100只鸡死在禽流感病毒下,两地疫点周围三公里范围内扑杀家禽50万只。而自10月下旬以来,辽宁省黑山县疫区已扑杀1000多万只家禽。

所有信息显示,当国务院总理亲临一线的时候,中国所遭受的禽流感疫情极不简单!

当《瞭望东方周刊》9月份做全球流感大流行的采访时,还有采访对象笑称此举过于“未雨绸缪”,而现在,最乐观的估计也用战争来形容——“一场恶战难以避免”。

温家宝在辽宁提醒他的下属们:各地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住,仍有蔓延扩散的危险。

11月7日,农业部副部长尹成杰在河北检查当地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工作时透露,中国今年以来已发生七起禽流感疫情。中国农业部在发送到世界动物健康组织网站的报告中说,中国新一波禽流感发生在10月26日,是三周中的第四次爆发。

在世界范围内,迎击禽流感也已是紧锣密鼓。除大洋洲和非洲,禽流感已在世界各大洲爆发,而不少专家担心以目前的态势,禽流感极有可能在候鸟过冬时被传入非洲,那无疑是人类防御禽流感体系中最薄弱的一环。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授、著名流行病学专家黄建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最可怕的是转化成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流感,如果不及时控制,后果会非常严重。到那时,就真的是宣告一场战争了。

福州白癜风医院:白癜风是不会传染的

治疗过敏性紫癜要花多少钱

(本溪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情绪波动较大对白癜风的病情有什么影响呢?

武汉生殖器官发育不全怎么办?

友情链接